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言情888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 >> 第 58 章

他这副表情看得季维妮更有不妙感, 仿佛自己就是那网里的鱼, 他吃时是要撒点孜然和盐的, 季维妮往后缩, 锦西却道:“我和秦宴去一旁应酬了, 你们先聊。”

锦西和秦宴相继走开,其他老板便围过来敬酒。

“方总最近很少出来, 不知在忙什么?”

“听说那个大火的电视剧《天使奇缘》是方总投资的?”

“方总涉及的领域很多, 可要给我们这些老人家留口饭吃。”

“哪的话。”锦西应对几句,当下,一位老板凑过来指着那边低声道:“方总, 您这次去京州竞选央台标王,可要留心那边那个。”

锦西看过去, 却见那人也盯着自己, 对方穿一件蓝色连衣裙, 外搭白色皮草, 浓妆艳抹十分精神,正是锦西很久没见的牛露露,她似乎已经跟冯江涛公开了,举止颇为亲昵,当下正搂着冯江涛和其他老板应酬, 见她看过去, 牛露露勾唇冷笑。

“嗯?”

“我收到消息, 冯总这次对标王志在必得, 昇阳口服液今年的销量比去年提升许多, 恐怕冯江涛是希望通过这一次夺标让昇阳口服液独占保健品市场。”

锦西沉默片刻,印象中的冯江涛是个响当当的大人物,前世她整理过冯江涛的资料,可以说这个人是个有本事的,虽然两起两落,却能凭自己的能力站起来,且他虽然自负又自大了些,在昇阳口服液鼎盛时期,年超过80亿营业额时,他没能把产业给守住,反而犯了冒进错误,先是花了十几个亿建造自己的办公大楼,又砸入大量资金打广告,最终却因为一件著名事件让他的保健品帝国受到冲击,很快,冯江涛和他创建的昇阳口服液一起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但这些都是后世发生的事,如今的冯江涛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春风得意正当时,手头的保健品销量正高,虽然经历过去年的销售低谷,可今年他卷土重来,提出很多战略性意见,还要争夺央视标王,他的野心是显而易见的。

冯江涛当然要争标王,标王为五色鹿带来的收益和名誉,是所有企业梦寐以求的,去年谁认识方锦西?可今年,方锦西来酒会上,所有老板都得给她几分面子,冯江涛向来盼着自己站到最高点让人仰望,如今有机会重登巅峰,自然不会放过。

锦西收回视线,笑得如常:“哪里,我们五色鹿实力不够,自然不能跟昇阳比。”

“方总谦虚了,谁不知道你投什么赚什么,您这实力可不是一般人羡慕的来的。”

“您过奖了。”

说话间,秦宴走近,冷瞥了锦西处一眼,锦西低头忍笑,倒是对面那老板正色看向锦西,等秦宴走了,才低声道:“听说方总跟秦总公司有合作,怎么二人这关系还未缓和?”

锦西一顿,“我和他?”

听闻锦西语气里有满满的不屑,那老板叹气道:“我也知道秦总向来不与人亲近,但总的说来他对人也算客气,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方总却总是会冷笑。”

锦西咳了咳,低头没说话。

对方一脸同情地看她,“方总别放在心上,有机会我们约秦总一起吃顿饭,缓和一些你和秦总的关系。”

锦西笑着领情,之后又有几个老板走过来,言语间都在探听她和秦宴的关系,锦西真奇怪了,她和秦宴明明一直在合作,不知外面怎么传的,人人都以为她和秦宴有仇,认为秦宴对她有意见,认为他们不熟。

可他们到底为什么那么以为?

难道她和秦宴周身就写着“不和”二字吗?

晚上锦西回去卸妆熟悉,顺便给孩子稳点奶喝了好睡觉,她站在厨房,对着门口带孩子玩的男人问:“你要不要来一杯?”

“不用。”

“蛋糕甜点?”

“不需要。”

锦西跟秦宴住了这么久,没发现秦宴有特别不喜欢的食物,却也没有太喜欢的食物,他看似难伺候却实则不挑剔,一直随着她的胃口来,锦西甚至都忘了问他喜不喜欢吃辣,只理所当然认为他是京州人自然喜欢重口味。

“你不喜欢甜点?”

秦宴背着她摇头,唇角却不禁勾起,也不知在笑什么。“我很少吃甜食。”

“那你喜欢吃什么?”

这话问完,他倒有了反应,只那么不慌不忙地回神,视线很快锁住她,堂堂正正落在她身上,很快那视线下移,从她眼睛处移到嘴唇位置,他眼里的视线愈发灼热,让锦西总有种错觉,好似他真的很饿的样子。

他喜欢吃什么,不言而喻了。

锦西忍笑:“有些东西吃多了会腻,牙疼。”

“会腻会牙疼也总比饿死好。”

俩人相视一笑,又各自装傻,好似什么都没说一样。

一旁的小芝麻不耐烦地催他们:“秦叔叔你为什么总是这样看着妈妈发笑呢?有什么好笑的事不能讲出来给我也笑笑吗?”

“小孩子听不懂的笑话。”秦宴摸着她的头,噙笑:“等你大了,自然就懂了。”

小丫头鼓着嘴不服气,却很快被桥牌吸引,继续和团子学玩桥牌了。

秦宴答应过给芝麻找个洋娃娃,这小丫头的口味很特别,必须要理发店或者服装店的那种,长得甜美的她不要,她就喜欢眼睛阴森,头发长长,换句话说就是长得很惊悚,越是惊悚越喜欢,这口味也不知像谁。

秦宴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具够惊悚的“洋娃娃”,这洋娃娃有理发店洋娃娃的头,身高比橱窗店的矮一点,是秦宴专门去外地订购来的,符合小芝麻的审美,个头跟小芝麻差不多高,105左右,好方便小芝麻搬运,娃娃带回家那天,秦宴拆开箱子,对着里面那个瞪着自己的女人,从肺里舒了口气出来,锦西疑惑道:“怎么了?”

“没事,我发现我低估了这娃娃的外表。”

锦西凑过来,也吓得一咯噔,她前世看多了恐怖片,像这种理发店的娃娃她碰都不要碰的,总觉得下一秒那娃娃的眼睛和头发里就会滴血,然后有怨灵触摸,前世她很多姐妹都爱买仿真的娃娃,进什么娃圈,锦西向来不参与也不敢去娃多的地方,有个姐妹搜集了一柜子的娃,据说花费了百万,锦西每次看到一整面墙都是超仿真的娃娃,总觉得特别诡异。

谁知秦宴却把这东西搞回家了。

“秦宴……”锦西拍拍他肩膀,郑重地嘱咐,“你负责把这个娃娃给搞定了。”

晚上,锦西一掀开被子,就见一个娃娃披散着头发,正躺在床上冷眼等着她,那种冷漠的表情简直比电视里的鬼怨气还重,锦西吓得心口一揪,细一看发现是秦宴找回来的妈妈,她深吸一口气:“秦宴!”

秦宴走过来,从背后环住她,摩挲着锦西的腰,低声道:“有何指教?”

“把这东西拿走!”

秦宴看去,床上那娃娃身体扭曲着,对他冷笑。

秦宴忽而觉得头疼,他到底哪根筋搭错,要给小芝麻搞回来这么一个娃娃,还是个仿真的?这才第一天就把他们给吓不轻,以后还了得?

再说了这娃娃的头发也实在过于逼真,就好像用真人头发制作的一样,看着瘆得慌。

“要么我偷偷把娃娃给扔了?”

锦西扶额,头更疼得厉害,扔娃娃这个情节放在电影里,怎么都让人觉得下一秒那娃娃就会再次出现在家里,情节更为惊悚。

“小芝麻呢?”

听到她的喊声,小芝麻高兴地从玩具房跑出来,一把搂住锦西,笑道:

“妈妈,是不是看到我的娃娃了?漂亮吧?我刚才让娃娃睡在你被窝里,给你暖被窝哦,她很听话吧?是不是和我一样可爱呢?”

锦西一直觉得小芝麻的审美是正常的,直到此时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认知是否有问题。

“芝麻,娃娃不要放在床上。”

“为什么?”小芝麻依旧笑嘻嘻的。

锦西不想扫了她的兴,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审美与芝麻不同就要求对方屈从于自己,幼时锦西想养狗,有一次从街上抱了流浪狗回来,母亲二话不说就把狗扔了,还有一次也是因为猫狗,母亲怕影响她学习成绩趁她不注意把她的狗送走了,那之后母女俩冷战了许久。

锦西不禁想,就因为自己不喜欢而让小芝麻把娃娃送走,跟她母亲有什么区别?大人永远不知道自己随意的一句话或一个举动就能让孩子记一生。

但,这实在太恐怖,锦西实在没法忍受半夜腿上缠着一丛丛头发,那种瘆人的感觉是她想都不能想的。

“娃娃太脏了,得洗洗才能抱着,乖,先放一边,明天妈妈给她做一张自己的床好吗?”

小芝麻考虑很久,虽然不情愿,眼里含着泪却还是答应了,就这样,她把娃娃塞到了床底下。

锦西深吸一口气,隐约觉得哪里不对。

次日是周末,芝麻团子要跟老师学才艺,锦西早早回来陪他们,谁知她刚推开浴室门,却差点被吓得晕倒,开始她以为家人出事了,毕竟这满浴缸都是谁,给谁看了都会心跳加速,可细看她才发现,浴缸里睡得不过是那个娃娃,她头发披萨在水面上,半躺在浴缸里,浴缸的水都被染成红色,乍一看尤其诡异。

锦西捂着心口,总觉得自己要被吓出心脏病。

芝麻跑过来笑道:“妈妈!”

锦西扶额,“芝麻,为什么把娃娃放入浴缸里?”

芝麻一愣,理所当然道:“我要给她洗澡啊,妈妈不是嫌她脏吗?所以芝麻要给她洗头发洗身体,给她穿漂亮的衣服呢,不过我刚洗一半老师就来了,我只能去上课了。”

小小年纪表达能力倒挺好,说话很有条理。

锦西皱眉:“那一缸红水怎么回事?”

“那是秦叔叔屋里找来的钢笔红水,我想给她擦腮红,嘿嘿,就像妈妈化妆一样,但我不小心把红水打翻了,就……”小芝麻忐忑地看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犯错了,毕竟锦西最不喜欢人家浪费的。

她对对手指头,“妈妈对不起,我不该拿秦叔叔的红水。”

锦西叹气道:“那不是重点,芝麻,妈妈跟你约定一下,你玩娃娃可以,但是妈妈并不喜欢这个娃娃,但是不要紧,这也是你的家,你有决定自己物品的权利,不用因为妈妈不喜欢就不玩,可你能不能不要把娃娃放在浴缸里或者床上?”

小芝麻懵懂地想了很久,终于郑重点头:

“妈妈我明白了,我一定不会放在浴缸里或者床上拉!”

于是当天下午,锦西开车出去,一抬头,就见后视镜里有个人阴恻恻地盯着自己,一回头,却见那个娃娃就坐在后车座上,盯着她的后脑勺。

“…………”锦西深深叹息一声,而后乐观地想,没事的,吓几次就习惯了。

-

《天使奇缘》最终迎来了大结局,虽然不管哪一方都舍不得,可这一天总是要来的,大结局那天锦西没有按时观看,她因为有事加班晚了,回去时已经九点多,这一路上她不管经过哪里,路边房子里传来的都是季维妮和齐海霖的声音,就连开车的司机都一直在听广播里的剧情介绍,锦西提醒他好几次叫他专心开车。

不论如何,《天使奇缘》最终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投资娱乐公司并非锦西感兴趣的事,只是兴之所至又恰好能赚钱而已,没有人跟钱过不去,但在这年代,哪怕娱乐公司也未必能赚钱,《天使奇缘》的收视率不错,赚的却也不算多,或许这是在锦西看来吧,对于银行卡存款惊人的她来说,这点钱她并不放在眼里,可对别人来说,这已经是很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财富了。

次日,报表出来,大结局收视率最高的时候,竟然达到了75%,这真是一个极其疯狂的数字,后世再好的电视剧都没有这样的数据了,那时候手机app播放器非常多,电视台应有尽有,除了电视还有游戏、电影、各种社交软件可以玩,再加上后世的明星薪酬高,电视剧为了盈利动辄剪辑七八十集,情节进展非常慢,可以说后世的电视剧收视率能有这十分之一都算爆款了。

时代造就了这个数据,这年头电视剧少,电视台少,人们可选择的娱乐活动近乎没有,再加上这是国内第一部偶像剧,多方因素下,使得这部戏的收视率达到这个数据。

所有人都在研究这数据背后所蕴藏的疯狂酵母,业界人士把这数据作为谈资,一些想做娱乐公司的人蠢蠢欲动,《天使奇缘》带来的影响远远超乎锦西的想象。

她倒没有太关注,她有三家公司,如今五色鹿和观澜比娱乐公司更赚钱,是她的摇钱树,她不可能不重视。

-

五色鹿的销量随着电视剧的结局来了一波新的狂潮,人们沉浸在电视剧里无法自拔,这种疯狂延伸到了现实中,许多粉丝希望穿着跟偶像一样的衣服,把五色鹿抢购一空,一时间,哪怕工厂一直加班也供不应求。

《天使奇缘》的主演也都很忙,都忙着拍第二部,尤其是季维妮,她的名气愈发大了,风头一时无两,简直成为国民偶像。

所有人都以为季维妮走运了,可只有她知道,这段时间她非常苦恼。

那日,被曹睿打后,季维妮找锦西帮忙,谁知锦西把他介绍给秦晋。

季维妮当下便浑身发抖,找个理由要走,谁知被秦晋困在卫生间里。

是的,卫生间,他就那样大胆包天要堵她,根本不顾别人怎么看,为了不被人看见,季维妮只能去了他的车里。

“说吧,什么事。”秦晋道。

季维妮沉默片刻,她是想找心理医生啊,怎么锦西给她找了个杀人狂来?不过锦西应该也是不知道这个人的本质,秦晋手撑在车窗上,嘴角噙着冷笑,就那样直勾勾看她,季维妮哪敢不说,便把她跟曹睿的事告诉了他。

“他在操控你!”

“操控?”

“从言语上侮辱贬低你,让你的自我认知出现差错,开始产生自我否定的情绪,再来一点点施加暴力,试探你的接受底线,当然大部分女人一开始都会想着原谅,对方会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加深虐待,直到受害者生出反抗的心思,这时施暴者会以过去的情分来要求,甚至跪地求饶等操作,让受害者一点点抛弃底线,最后身心被其操控。”

季维妮忍不住后背哆嗦,她最近精神恍惚,经常别人一靠近自己,就会下意识躲闪,生怕对方要打自己。

“他怎么会……”

“就像家庭暴力者有一次总有无数次一样,一旦被施暴者抛去底线,就会继续被打,他们会不停试探受害者的底线,而你男朋友学历不高,会有计划地削弱你的意志力,定然是看了相关的书籍。”

秦晋说话时毫无波动,只那双毫无感情的眼眸在注视着季维妮里,有怪异的光芒。

季维妮害怕曹睿,却也害怕秦晋。

如果说曹睿是个狩猎者,那秦晋的角色则更像是个高高在上的神明,没有人能战胜他。

“那我该怎么办?我如果跟他分手,他一定……”

“一定会以公开你们的关系来要挟你,以你的知名度如果这事传出去,定然会损害你的名誉,而一旦答应他的要求,又是个无底洞,不管金钱上还是你们的关系上,永远没有尽头。”

秦晋说话时情绪毫无变化,冷静得像个物件,又好像是某种冰冷的东西,让季维妮的毛孔都忍不住张开,只觉得选择不是在车子里,倒像是在哪个墓地。

季维妮害怕之余还有迷茫,秦宴说得对,曹睿已经开始威胁她,说要去各大周刊爆料他们的关系,还说会把他们的亲密事说出去,季维妮刚成名,没有多少主心骨,并不知道这种事该怎么应对,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秦晋忽而笑了,仿佛等这一刻很久了。“要不要我帮你?”

季维妮抬头,眼里尽是迷茫。

秦晋却冷冰冰趴在她耳边,一本正经地问:“要不要我教你怎么处理了他,还让警察查不出来?”

季维妮吓到了,那双眼眸里都是受惊的眼泪,秦晋欣赏她的表情,好半晌才伸出那双冰冷的手,摩挲着她柔软的脸颊,笑得不能自已。

“你倒是有趣,怎么吓成这样?看来你是不敢了,你连处理他的胆子都没有,难怪他要这样对你,不过……”秦晋像是安抚一只受惊的小动物,拍拍她的肩膀,安慰着:“既然不敢,我可以帮你处理了这件事。”

季维妮不知为何,忍不住发抖,总觉得拍着自己肩膀的那只手,似乎碰过无数尸体,带着说不出的阴冷。

“什么条件?”

“陪我玩个游戏。”

-

标王之争终于在年底拉开了序幕,今年五色鹿是唯一崛起的新兴企业,也是唯一一个被标王捧红的企业,去年如此低的价格就让五色鹿夺得标王,并取得如此大的回报,这让所有企业眼馋,今年的标王之争注定是激烈的。

所有有意争夺标王的企业都一早联系广告代理公司,准备定下一个合适的价格。

应该要上亿吧?

所有都有这样的认知。

可是一亿多少?一亿已经不是个小数目!这是多么疯狂的数字!传统行业根本不敢举起报价牌,也只有保健品和白酒这种高利润的产品敢来真的竞选,如果是一亿出头,倒也不算吓人,毕竟从五色鹿的发展来看,五色鹿在今年的纳税就有大几千万了,或许明年的报表上大家会看到五色鹿利税过亿的消息,从政府对待五色鹿的态度就看得出,今年五色鹿的势头很猛。

五色鹿可不算保利产业,毛线和服装算什么赚钱项目?放在白酒和保健品面前简直不值一提!五色鹿今年利润如此高,哪怕一个多亿的广告费真的高的吓人,却也是值得的。

所以今年所有企业达成共识——今年标王的竞价必然激烈。

锦西早已不打算竞选标王,可对外却放出消息要竞选。

毕竟这消息放出去后,这一两个月,一直有报刊媒体来采访,标王之争的相关专题次次会把五色鹿给带上,这免费广告费,锦西能不要?

她还是找了广告代理公司,也准备行装去京州,这次廖海蓉嘱咐秦宴把孩子带回去玩。

锦西很犹豫,如今外人都不知道孩子和亲眼的关系,廖海蓉就这样把孩子带回去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廖海蓉真的能想得开?

喜欢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请大家收藏:(www.yq-888.com)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言情888更新速度最快。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最新章节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全文阅读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txt下载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 言情888

猜你喜欢: 基因级宠爱民国小商人小祖宗,到我怀里来2许未来顾遇我的灵丹妙药大佬逼我天天向上小心肝[娱乐圈]就算送我一个明媚的春天周末修囍他的掌心宠宴随傅行此小娇娇快穿之二十世纪日常林影帝的小仙女一刻钟情(姜时宇飘荡墨尔本)快穿之我是极品没钱为你着魔请你改邪归我妖孽至尊陈六合秦深白荼三个想囚禁我的男人最后都……妖精恋人你的小可爱已到心头,请签收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温柔十里冬
完本推荐: 前夫别来可好全文阅读(快穿)祖师奶奶她貌美无边全文阅读路尽繁花 [虐文]全文阅读病娇大佬求放过[快穿]全文阅读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全文阅读捡到狂犬的病美人全文阅读情定帝国总统全文阅读无敌战神洛尘全文阅读重生十七岁那年夏天全文阅读后宫拯救计划[穿书]全文阅读你亲亲我啊全文阅读给前任他叔冲喜全文阅读你好,周先生全文阅读他是我的荣光全文阅读[综]我不想当万人迷全文阅读穿成反派的童年阴影(穿书)全文阅读万人迷反派重生之后[穿书]全文阅读嫁给男配之后全文阅读我的首辅大人全文阅读反派亲娘的养娃日常(穿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港黑甜心,被迫营业重生之投资专家医道圣手代嫁公主想休夫又见飞刀不见仙万界最强老公青山有桃源繁花似锦冥王后名监督的日常山村小神农玉锁缘从圣域开始的圣斗士生活西风醉花阴氪金系统附身之后[综英美]柯南之从聊天群开始女神的贴身高手穿越女尊之王爷是个夫管严开局我是项羽斗罗之噬神者我真的很有钱林夕都市最强神壕快穿之养老攻略逆天狂妃诡异世界里的武者[娱乐圈]站姐追星指南夫君他总是爱撒娇第四天灾花都极品女婿惊世医妃:邪王宠上天重生之财气冲天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最新章节手机版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全文阅读手机版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txt下载手机版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 言情888移动版 - 言情888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