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言情888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 >> 第 30 章

见到锦西的一瞬间, 牛露露以为自己看错了, 此次她装作冯江涛公司的员工陪她来梅地亚中心, 自以为见了大世面, 却不料方锦西竟然跟来了, 身边还跟着上次的那个男人,奇怪的是, 方锦西竟然坐在几人中间, 而那个叫殷杭的男人跟她说话时,态度恭敬,根本不像是她的金主。

冯江涛顺着她视线看过去, 皱眉道:“又是你那个老乡?”

“她怎么来了?”

“能来这肯定是为了招标,你知不知道她在哪家公司?”

牛露露点头, 她深知这次的梅地亚之行, 冯江涛是势在必得的, 最近她听冯江涛打电话, 知道冯江涛的公司出了问题,能否翻身只看这次是否中标了,牛露露当然希望金主能胜利,却不料方锦西竟然来了。

“我去打听一下。”

牛露露说着来到锦西身边,笑得意味深长:“你怎么来了?”

“来玩玩。”

“不是我说你, 锦西啊你可是人不可貌相啊, 我看你这架势, 你已经混到了公司的高层?呦, 这是哪家公司啊, 竟然让你做高层领导?”

牛露露想着,锦西肯定是靠陪/睡混上去的,说不定她的金主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总,否则方锦西这样一个没学历没文化的女人凭什么坐在梅地亚竞标?还被几个员工小心翼翼地伺候。

说完,还对锦西挤挤眼,状似熟稔地说:“不是我说啊,他对你不错嘛,能让你进公司任职,改天带出来见见?我们家老冯也喜欢结交朋友。”

锦西头都没抬,语气略显不耐:

“不用了。”

“怎么不用啊?”牛露露说完,对锦西边上的员工道:“对了,你们公司老总呢?今天没有跟来?”

殷杭和姜来表情复杂,俩人对视一眼随即笑得怪异,可他们似乎也被锦西传染了,一句话不曾辩解,但笑不语,把牛露露笑得莫名其妙的。

被人用这种看傻逼的眼神盯着,牛露露莫名暴躁,当下皱眉道:

“对了,锦西,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怎么想起来争标王了?”

锦西没做声,牛露露又笑笑:“你别误会,我可不是探听底价,我就是对你很好奇,随口这么一问,我们家老冯,你知道的,是做保健品的,他这次就是来玩玩,也没当真,我们不是你的对手。”

锦西笑得很淡,半晌才掀起眼帘,似笑非笑:“露露。”

“嗯?”

“你牙上好像有韭菜。”

“……”牛露露干笑:“锦西你开什么玩笑?”

然而锦西就那样盯着她的牙齿,动也不动,把牛露露看得再也挂不住,逃似的去了洗手间。

到了那她才知道自己上当了,心里又气又恨,恨不得把方锦西给撕了。

没探听到价格,冯江涛自然对她没好脸色,牛露露干笑几声,没探到又有什么关系?方锦西的公司并不是知名大企业,本来就没有竞争力,再加上方锦西这人没什么本事,她要是能中到标,那她牛露露还能睡处男了!

招标会很快开始了,大厅内十分闷热,到了正式开始的环节,所有人都盯着前方,急得一头冷汗,他们都在等央台的员工公布标底。

锦西代理公司员工坐过来,跟锦西说明情况。

“我打听到冯江涛还有国内两家白酒公司的势头很猛,咱们公司的定价要不要再变变?”

锦西摇头,这种定价方式看似寻常,实则很具考验性,如果仅是怕自家公司不中标就一直往上加价,那么加多少是个头?加到四千万?五千万?六千万?甚至几个亿?如此,标是中了,五色鹿也真的成了标王,可中标背后却难免被人嘲笑,前世就有标王高出第二名一个多亿,值得吗?锦西在翻看过往案例时,只难免唏嘘,中标是为了企业未来发展服务的,切不可本末倒置,锦西的定价完全是考虑了五色鹿未来一年的利润,觉得可以收回成本才放手一搏,如果收不回成本,那她要这个标有何用?陪玩?

不,她没那么傻!

“先稳住。”

工作人员见状,不禁叹气,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锦西这么有把握,就好像这个定价一定能赢,可冯江涛等人也是势在必得的,万一他们出价更高该怎么办?其实锦西只要再多出个几百上千万,就可以稳拿这一届的标王,可她偏偏不愿意改动数字。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路迟正盯着锦西,他不敢相信道:

“老大,你说锦西到底是哪个公司的?申城来的公司这次只有那么几个,该不会是做白酒的吧?要么是开商场的?都不像啊。”

秦宴摇头,定然不是那些企业,只是不知道他的猜测是否正确。

喜宴地产此次前来就是走个过场,这种广告对地产公司来说,效果不大,喜宴地产一向喜欢开发高端楼盘和商业区,有特定的客户群,并不是做广告就能把销量做上去的。

很快,央台公布了各企业的标底,标底一路上涨,很快从两千万涨到三千万,所有人都捏了把汗,也着实没想到,第一届标王轻轻松松冲过了三千万。

“这次标王肯定是和央台有长期合作的两家之一。”

“你是说雁门酒和好太太口服液?”

“可不是!这两家广告曝光率高,对这次竞标势在必得。”

“就是个竞标,没什么稀奇的,跟平常广告有什么不一样?央台搞得兴师动众,就好像这标王有什么了不起?说到底还不是自己花钱上去的?羊毛出在羊身上。”

“话虽这么说,这是第一届标王,没有前例,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就看这两家敢不敢赌了,几千万买个标王,我看不值!”

议论声不时入耳,秦宴端坐着,手指不时在腿上敲着,看似在听旁人讲话,实则用余光看向锦西。

今天的她似乎特地打扮过,修身的亮红色西装衬得她肤白胜雪,原本稍显冷淡的五官也染了春色,从秦宴这个角度能看到锦西似乎眉头紧皱,正努力思考着什么,浑然不知周围有多少双眼睛正在打量她。

能来梅地亚的都不是凡人,锦西年轻漂亮,在一种中年老男人中,格外显眼,而她明显是公司的领头人,众人既有遐想又有好奇,想摸清这个年轻的女企业家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秦宴被那一道道视线弄得莫名烦躁,忍不住将领带松开一些。

路迟见了,疑惑道:

“嫌热?不会啊!最近降温了,我这穿了西装都嫌冷。”

“你?”秦宴头都不回,说得一本正经:“不能跟你这种肾虚的比。”

路迟滞了下,气得要跳起来,他肾虚?他肾虚?他怎么就肾虚了?正常男人都冷得好吗?就秦宴这样的,穿着件骚里骚气的时装版黑气装,单衣一件,竟然热得直拽领带,这搞不好是阳气虚!

路迟腹诽两声,当下,舞台上的主持人忽然惊呼起来:

“雁门酒3102万!”

全场哗然,三千多万!这是什么概念,即便再厉害的企业,这也是一年利润的几分之一了,哪怕雁门酒的销售额过亿,可除去七七八八,这三千多万也等于是一年的利润了,问题的关键是,夺了标王就一定能让销售额提高?这三千多万能不能回本还是个问题。

雁门酒看出三千一百多万的高价,原以为标王已是囊中之物,却不料,很快有一家企业压过他们,雁门酒只翻了个泡,甚至来不及喘息,人们的视线便落到了出价3200万的企业身上。

太快了!每一次出价对企业来说是都十分慎重的大事,在这,却只让众人的目光停留了几秒,雁门酒还来不及失落,就有人为他们报仇,这位出价3200万的企业很快被人挤下去,好太太口服液的冯江涛亮出底价,好太太的竞标价格是3288万!

现场一片沸腾,好太太是央台老的合作伙伴,销售量一直很好,可不知为何从去年开始,好太太的销售额一路下滑,今年的销售额仅有去年的一半,为了重回巅峰,好太太也是拼了,给出了目前全场最高价。

到底为止,众人开始喧哗,甚至有人站起来,好太太和雁门酒都出价了,这次的招标会也该结束了,标王毫无疑问就是和央台合作甚好的好太太口服液,不过这也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好太太毕竟是保健品,保健品的利润高是众所周知的。

“现在只剩来自申城的五色鹿公司还未公布竞标价格。”

五色鹿?申城的?没人听过,就算有人听过这个牌子,也并没把这个小牌子放在心上,一个刚成立不久的品牌,如同那蹒跚学步的婴儿,年纪大的人见了只会说一句“还年轻”,下意识会有俯视感,在场的老板多是见过世面的,立刻判定这家小公司根本不值一提,出价也绝不会超过冯江涛。

说起来,五色鹿和现场大部分企业一样,不过是个陪衬罢了。

这一次的标王已经毫无悬念了,必定是好太太无疑了。

众人甚至开始恭喜冯江涛,冯江涛松了口气,眉眼间有了胜利的喜色,一旁的牛露露也急忙拉着他的胳膊恭喜,说了一切讨巧话,冯江涛很高兴,没人能理解从巅峰回落的感觉,照此下去,好太太口服液撑不了好久,还好这次夺了标王,一旦广告铺向全国,好太太从城市深入农村,再赶上过年这个旺季,宣传一下过年送礼就送好太太,还怕好太太不火?

冯江涛吐了口气,颇有扬眉吐气之感。

然而众人道喜声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却见台上的主持人当下一怔,不敢相信地盯着纸上的竞标价格,随着他脸上表情的变化,众人的胃口也被吊足了,见过大世面的主持人露出这幅表情,难不成五色鹿出价并非大家想的那样?难不成五色鹿也给出高价?

可别搞出这种乌龙,五色鹿这个牌子大部分人连听都没听过,怎么可能杀出重围成为黑马?

主持人惊呼道:“来自申城的五色鹿公司!底价为3289!”

众人哗然,随即才反应过来,这报价如同丢了一枚深水炸弹进来,很久后,场上的老板才议论开来。

他们都没听过五色鹿,不过没关系,五色鹿已经站在标王的位置上,等着他们膜拜了,而五色鹿运气极佳,出标价格仅仅比第二名多了一万!一万!这价格出的太巧,一分钱也没浪费,这价格是怎么定下来的,竟以区区一万的优势赢了一向强势的好太太口服液?

冯江涛的脸冷了,哪怕知道有人在拍他,他也顾不上面子,惊愕写在脸上,失落是显而易见的,原本是囊中之物的标王,竟然被人拦路夺走,而对方竟然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五色鹿?做什么的?是谁的公司?

怎么会这样?

冯江涛捂着胸口,依旧回不过神,牛露露是假装助理进来的,见他这样,急道:

“冯总,您怎么了?”

冯江涛缓过神,稳定下来,示意他们别再搞出动静了,他是要脸的,这副神态被人拍下,难免要有媒体大做文章,他很快回过神,和众人一样,笑着在坐席上搜索五色鹿公司,第一排似乎没有满脸喜悦的,应该没有坐在第一排,第二排?第三排……

而后冯江涛发现,牛露露的老乡方锦西坐的位置竟然传来欢呼。

他有种不妙的猜想,牛露露的眉头也紧紧皱起,她甚至不敢去想,觉得自己真是疯了!难不成方锦西竟然是五色鹿公司的领导?不,没那么巧的。

可当下,众人已经站起来恭喜锦西,而他们分明喊的是方总。

方总?方锦西?难道方锦西是五色鹿的老板?

牛露露再也笑不出来了。

-

锦西没有太明显的喜色,红唇微抿,噙着公式化的淡笑,接受众人的道喜和握手。

“像方总这样年轻漂亮的企业家可不多啊。”

“恭喜五色鹿!”

“方总是申城的?巧了,我也是申城的企业家,有机会咱们可以聚聚。”

锦西一一应下来,她知道她已经拿到了进入这个圈子的门票,并将以此为跳板,站到更高地方。

与此同时,路迟怀疑自己听错了,他一脸玄幻的表情盯着秦宴。

“我没听错吧?老大!锦西是五色鹿的老总!五色鹿你记得吗?就那个抢了我们标的那个啊!我当时还说要带人去砍她呢!谁知道竟然是她!”

秦宴那双眼像是挂了钩子一样,直勾勾盯着锦西。

“老大!我说话你听到没!锦西是五色鹿的老总!她抢了我们的标!”路迟就像个告状的小孩,希望家长能给点反应。

谁知某位家长却轻描淡写道:“哦,那又怎样?”

“…………”路迟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成了坏人,这就跟朋友被人打,而他急吼吼想要揍回去,谁知朋友却轻飘飘说了句“打就打呗,疼在我身上,甜在我心里。”

我去!路迟被自己的想象力惊到了,他再次看向秦宴,还好秦宴恶心得还没那么明显,面上依旧如常,乍看下就是还是那副谁都不看在眼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老男人。

路迟整个人都不好了,满脸都是被大便憋伤的表情。

要知道路迟可是一直把五色鹿当对手公司,如今知晓锦西是五色鹿老板,他对五色鹿这恨该如何安放?

秦宴来到锦西身边时已经是几分钟以后的事了,彼时锦西身边围满了人,锦西正在和别的老板互换名片。

秦宴就在这时来到她身边,人未靠近,她身上那熟悉的玫瑰水香味便又传来。

锦西很喜欢用这个品牌的玫瑰水,这几乎是她标志性的味道,不算浓郁,却每每觉得有千朵玫瑰在她身旁绽放,而她则是一朵带刺的大红玫瑰,绽放时美得太不真实。

秦宴靠近一些,俯视她,轻声说:

“恭喜!”

锦西一直在和别人握手,握了上百下,下意识伸出手。

她的手纤细素白,白得好像上等工艺品,秦宴轻触她的手,软软一握,随即一个力道,等锦西反应过来,她已经撞进对方的怀抱里。

触不及防。

可当下这一切似乎又没什么不妥,见到对方中标,高兴之余给个拥抱,很自然而然,因此连锦西的员工都忍不住高兴。

连喜宴地产的秦总都给方锦西面子,以后五色鹿的路可谓越走越通畅。

殊不知锦西却没那么乐观,怎么都觉得这一抱不寻常,对方的不怀好意都写在脸上,偏偏周围人毫无察觉,还笑着鼓掌。

“…………”

锦西抬头,就见秦宴单手插在裤带,眼里带着浅淡的笑意,道:

“恭喜,方总!”

路迟这个神助攻,还在一旁多嘴:

“这是我们喜宴地产的秦总!方总认识一下!”

锦西噎了一下,偏偏五色鹿的姜来不知道锦西认识秦宴,还在一旁催促道:

“方总,这是喜宴地产的秦总,您快打个招呼。”

锦西默然片刻,面无表情地转了身。

于是,人们很快议论开来,说这个五色鹿的方总真是得道了,竟然敢藐视喜宴地产的秦总,而秦总竟然还一点都不气,淡定地收回手便和别人应酬了!

不得不说,秦总真是老板们的楷模,心胸宽大,有容忍力,尊重女性,细枝末节全然不会往心里去,是我等学习的楷模!

-

锦西若是知道别人这样议论她,只怕会吐血。

她当然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她的,可她也不必知道,就在次日,默默无闻的五色鹿被推到了浪尖上,在央台的把关下,全国媒体一致花费大篇幅来报道标王的事,全国所有媒体都在讲一件事,哪怕放在后世也是不得了的,更别提这是1994年,是央台和几大报刊媒体把控媒体的94年,新闻一出,全国民众都知道,有个叫五色鹿的毛线公司成了央台第一届标王。

放在后世,这样的一幢新闻只够在搜索平台的热搜上挂上一天的,可这时,央台给出足够的资源,车轮式地宣告这一消息,再经过其他媒体添火,五色鹿夺标的事被渲染的十分传奇,就连锦西的创业经历也被拿出来剖析。

年轻美貌的女老板,带着一千元来申城创业,为了让全国人都能穿上更为温暖的毛线,她呕心沥血,每日在工厂做调研,和工人混在一起,终于研制出比一般毛线更暖和的马海毛毛线。

而这毛线的特点是什么呢?

每条新闻都从数个方面剖析,远远比锦西给出的新闻通稿还要牛逼,把五色鹿夸得世界绝无仅有,光看那报道,锦西都以为她是在做一项慈善事业,完全不收钱的那种。

在市场经济初步成型的年代,许多规章制度不健全,政府如果对企业持推进作用,就会被认为是推动改革,否则则会被人认为不作为,不支持国家建设,因此,各地领导纷纷给予支持,尤其是申城领导,得知消息后,立刻联系了五色鹿公司的人,言明政府一定会支持五色鹿的发展,给予一定的便利。

申城报纸更是大肆渲染,把申城说出一个梦想之城,把五色鹿老板的创业经历说得神乎其神。

总之,这一切出乎所有人意料,没有人想到,仅仅是一个标王,竟然带来如此大的荣耀,也没想到,事情会发酵得令人难以想象。

一夕之间,五色鹿名扬海内外。

喜欢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请大家收藏:(www.yq-888.com)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言情888更新速度最快。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最新章节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全文阅读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txt下载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 言情888

猜你喜欢: 解咒师不信你就抱抱我影帝是我前男友宴随傅行此他的掌心宠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我特别能生!韩总恋爱日记你从不曾属于我(沈秋萍徐沛之)温柔十里冬他欠我的一世情(霍墨霆 辛晴)小祖宗,到我怀里来2陈俊苏俊苏茜茜莫慌!我暂停了![综]向暗而生II沙海之百岁情闲唐谁是他的白月光市井小厨师(陆谦赵小琳)我能带你一起睡觉觉吗白面馒头妙手丹心最强上门女婿秦立离离如星辰青梅酒甜如你
完本推荐: 穿成恶毒女配后全文阅读夏子夕穆少天全文阅读她娇软撩人全文阅读穿成病娇的恶毒姐姐[穿书]全文阅读国家拒绝保护我全文阅读怀了反派小叔的孩子[穿书]全文阅读第一宠婚总裁别太坏全文阅读这个影卫你开开窍全文阅读太子宠妃日常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很倾城全文阅读每天都在拯救虐文受全文阅读前夫别来可好全文阅读攻略那个起点男主!全文阅读路尽繁花 [虐文]全文阅读无敌战神洛尘全文阅读雁南飞全文阅读以身相许全文阅读想撩了那个单身大佬[穿书]全文阅读他的小茉莉全文阅读张阳柳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不死帝尊医妃倾宠世无双穿越最狠驸马爷开局我就有几亿个满级帐号天价灰姑娘氪金成仙超神制卡师云起天歌进击的大江湖总裁一抱成婚无忧刀穿越后继承了一座青楼怎么办天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吞天剑帝全能狂少混沌天帝诀小千秋(明)建国后我成神了神医毒妃不好惹我靠充钱当武帝盖世战神快穿之陈舟游记这个忙我帮定了暴力丹尊一世龙王沐暖暖慕霆枭穿书后大佬把我当祖宗我只要运动就有技能点我生为王天降老公美色撩人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最新章节手机版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全文阅读手机版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txt下载手机版 - 池陌的全部小说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 言情888移动版 - 言情888手机站